您的当前位置: 燕赵都市网>鉴藏频道>邮币信卡

广东现集邮“狂人”:差两枚集齐前苏联邮票(图)

2013/10/21 10:00:51 来源:广州日报
 

  郑庆元收藏的前苏联邮票

  百姓收藏

 

  前苏联共发行了6380枚邮票,而积五十年心力,耄耋之年的中俄专题集邮研究会副会长郑庆元,手里拥有的前苏联邮票达6378枚,所差仅为1932年发行的苏联第一届集邮积极分子大会邮票中的两枚小型张。因对苏邮的癖好和痴情,郑庆元将自己的平淡人生活成一则民间传奇。

  为集邮吃了不少苦头

  为什么会对前苏联邮票感兴趣?郑庆元表示,前苏联对他们那一代人影响至深。上世纪50年代,他在广东银行学校读书,所受的教育是苏式的,所看的小说、电影,也都是前苏联出品的,如像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、《卓娅和苏拉的故事》等。于是,1958年开始集邮时,他一心一意要找前苏联邮票。

  为了收集邮票,邓庆元费了很多周折,也吃了不少苦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他的工资每月才五十多元,但邮票一枚动辄一两元,每个月的工资除了吃饭,几乎都拿出来买了邮票。由于在广州也很难买到,每次同事、朋友到北京、东北等地出差,邓庆元就求着他们到邮市帮自己找。“文革”期间,因为不肯交出邮票,他还为此挨了不少批斗。“我将一千多枚前苏联早期邮票装到瓦罐里,埋到郊外的一棵大树底下。”

  在所有邮票中最宝贵、郑庆元印象最深刻的,当属前苏联为庆祝斯大林70岁寿辰,于1949年发行的一枚宽17.8厘米,高22.4厘米的大邮票,也是前苏联最大的一枚邮票。那是1992年,郑庆元到东北出差在邮市上偶遇了这枚超级邮票,心中狂喜,但囊中羞涩。为了买下它,他吃了三天的烤红薯。当时,郑庆元每个月的工资是九十多元,而这张邮票要五百元。

  收藏名声传到俄罗斯

  郑庆元认为,邮票是历史的缩影,要分门别类才能讲述故事。但要将几千张邮票进行归类,无疑是个巨大的挑战。学过一点俄语的他,找来一本中俄词典,对着画面做起“猜图游戏”。1997年,他到北京办展览,有观众送了一本俄文的前苏联邮票目录给他,才让他真正找着了门道。现在,他将邮票整理成14个部分,每一枚都贴上了中文介绍。

  因为收藏前苏联邮票,郑庆元的名声也传到了俄罗斯。2007年,他应莫斯科集邮协会邀请前往交流。他们一看郑庆元的邮票,啧啧称赞,俄罗斯的藏家手中,都没有这么全的前苏联邮票。而所缺的两枚邮票,则成了郑庆元的心病。“2007年,这两枚邮票在欧洲拍出了上百万元。虽然很清楚自己一时也买不起,但我还是忍不住打电话到拍卖行询问是谁买下了,但被告知客户资料不能泄露。所以,至今我也无缘目睹这两枚小型张的真容。”尽管如此,郑庆元并未放弃寻找。在他看来,人生就是一个圆梦的过程,重要的是求索和执着。

 
编辑:陈俪
  • 河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
  • 法律顾问:河北球衡律师事务所 杨建国
  • 新闻热线:0311-67562054 广告热线:0311-67562966 新闻投诉:0311-67562994
  • 冀ICP备 09047539号-1 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1312006002
  •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冀)字第101号|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11618号